金 融 研 究
  金融研究 阅读人数:2002
 

关于互联网征信发展的思考

摘要:伴随着金融环境的日趋复杂,互联网金融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对互联网征信的需求也日益多元化。本文分析了互联网金融对现有征信体系的冲击,提出应选择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为代表的政府主导征信模式,建议通过健全法律法规体系,构建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强化失信惩戒机制等措施,促进互联网征信的有序健康发展。

近年来,各金融机构的老总们都纷纷表示小微企业风险防控“压力山大”,深入分析其原因,其中必有一条“涉及民间借贷”。由于无法通过官方渠道在贷前获取公司股东或关联人除金融机构信贷业务以外的信用记录,金融机构的精英们很难全面了解借款人的信用记录。因为信息的不对称,引发信贷风险只能在事后表示“很受伤”。作为金融机构既是征信信息的提供者更是征信信息的使用者,我们所能提供和分享的仅仅是与金融机构发生信贷业务的部分企业与个人,这种信用信息的不完整已经无法满足日趋复杂的金融环境,互联网征信平台的构建迫在眉睫。

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对现有征信体系的冲击

(一)现有征信体系现状

1、征信数据规模较小。从数据上来看,目前我国有150多家征信机构,年征信收入约为20亿元,对比美国的三大个人征信机构约500亿元的年收入,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亿元这个数字显得格格不入。我国的征信机构主要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政府背景的信用信息服务机构 20 家左右。第二类是社会征信机构 50 家左右。其业务范围扩展到信用登记、信用调查等。社会征信机构规模相对较小,主要以从事企业征信业务为主,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征信机构较少。征信业务收入和人员主要集中在几家大的征信机构上。第三类是信用评级机构。纳入人民银行统计范围的信用评级机构共 70 多家。然而最核心的是掌握在央行及上海资信的征信系统中,共收纳有2000万企业和8.5亿自然人的信用信息,其中对自然人来说真正有信用记录的仅3亿人。

2、信用信息内容较为单一。征信数据最核心的是在由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负责建设、运行和维护的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中,其主要采集传统金融机构(主要是授信机构)信贷信息。虽然2013年上海资信有限公司推出网络金融征信系统(NFCS)采取了部分P2P平台客户信息,以及安融惠众的小额信贷行业信用信息平台(MSP)提供的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财务公司等小额信贷公司的信用信息,但是这两类征信平台接入的数据仍然十分有限,众多平台及小额信贷公司仍游离在外。

3、各信用信息平台的数据共享较少。信用信息使用最为广泛的是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其中企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累计接入机构 750余家,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累计接入机构770余家,主要使用者是各金融机构。而上海资信推出的网络金融征信系统接入的P2P平台约为730余家。安融惠众的小额信贷行业信用信息平台则采取封闭式的会员制信息共享模式,目前会员机构约为640家,其中50%是P2P机构。因此,此三类信用信息数据库的使用者均较为单一,三者之间数据共享较少。

(二)互联网金融发展催生征信新需求

一般来说,互联网金融是互联网与金融的结合,是借助互联网和移动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和信息中介功能的新兴金融模式。广义的互联网金融既包括作为非金融机构的互联网企业从事的金融业务,也包括金融机构通过互联网开展的业务。狭义的互联网金融仅指互联网企业开展的、基于互联网技术的金融业务。互联网金融一般主要涉及包括了网络支付、网上小贷、P2P、股权众筹等多种业态,2014年是互联网金融得到迅猛发展的一年。自此,P2P网络借贷平台快速发展,众筹融资平台重装起步,第一家专业网络保险公司获批,一些银行、券商也以互联网为依托,对业务模式进行重组改造,加速建设线上创新型平台,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

但是,伴随着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飞速发展,由于信息不对称导致的借款人信用风险失控、无法正常还款的情况时有发生,仅2013年倒闭的P2P网贷平台75家,涉及金额12亿元。因此,互联网金融迫切需要对参与主体进行信息挖掘、分析与共享,互联网征信需求也应运而生。

二、互联网征信模式的选择

目前,我国互联网征信模式有三种:一是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为代表的政府主导模式;二是电商征信机构和金融机构征信机构为代表的市场主导模式;三是互联网金融协会信用信息中心为代表的会员制模式。根据我国征信发展的状况,我认为应该以政府主导模式为主,充分利用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将互联网金融企业接入人行征信系统,其原因主要从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政府的公信力。征信是依法收集、整理、保存、加工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组织的信用信息,并对外提供信用报告、信用评估及信用信息咨询等服务,帮助客户判断、控制信用风险,为促进信用经济发展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发挥着重要作用。而这一系列的动作和结果如果没有政府公信力的约束,那么征信信息的可靠性将受到质疑。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负责建设、运营的征信系统不受其他经济组织和个人的约束,没有经济利益的冲突,是最为公正的信息渠道。而部分从事征信业务的互联网企业和机构游离于监管之外,不仅其信用产品的真实性有待检验,更可能出现信息泄露。

(二)实现征信数据共享。征信数据实现共享是所有信息使用者最大的愿望。目前征信数据最核心的掌握在央行及上海资信的征信系统中,将P2P平台、小额信贷公司、财务公司等互联网企业接放人行征信系统中,一方面充分利用了现有人行征信系统技术成熟、数据规模效应、信息保密性强等优势,另一方面,实现了信用信息数据的共享,为信息使用者节约了成本。

三、规范互联网征信发展的政策建议

(一)健全并完善征信法律法规体系

《征信业管理条例》自2012年12月26日经国务院第228次常务会议通过,并于2013年3月5日起实施至今已有2年多,但是这还未构成健全的法律法规体系。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要建立诸如信用信息保护、信用机构监管、信息共享方面的法律法规;另一方面则需对《征信业管理条例》具体实施层次上的实施细则,比如信用信息的采集标准等。

(二)建立信息共享机制

信息共享机制可以分为两个层次:一是基础信息来源的共享。目前,大量基于企业和个人基本特征及其信用行为的“原料”,要么掌握在与政府部门相关的部门手中,如公安、法院、人事、工商、税务、劳动保障部门,要么掌握在银行、公用事业单位、通信、保险等非政府机构。而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更多的数据掌握在互联网企业手中,这些基础信息处于极端分散的状态。由于缺少征信立法以及体制上的原因,这些部门和机构的信用数据档案系统相互封闭,信用体系建设的条块分割情况严重。二是信用信息共享。这指的是经过加工后征信产品的共享,由于并非所有的征信机构均接入人行征信平台,因此,信用信息使用者无法查询到其他征信平台的信息,无法实施信息共享,从而影响使用者做出判断。因此,要促进互联网征信的发展,一方面要加强与政府各部门的沟通,建立共享信息网络,另一方面,要逐步将互联网企业和大数据机构接入人行征信平台,实现信息共享。

(三)强化失信惩戒机制

目前,经过人行组织的信用记录关爱日等活动的宣传,大多数人对征信记录已十分重视。但是,这里所讲的失信行为并不单指借贷行为,还应包括企业或个人在其他领域的失信行为,比如逃票、偷税漏税等。由于信息共享机制尚未形成,个人或企业的失信行为并不影响其在其他金融机构获取融资服务,也不影响其享受其他公共服务。因此,我们应强化失信惩戒机制,在各个领域均通过“黑名单”来惩戒,并在各领域之间实施信息共享,从主观上强化企业和个人的信用意识。中行湘潭分行 周伟华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银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湘ICP备1301112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