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要闻 阅读人数:1802
 

人民币是如何走进千家万户的

人民币现钞调运与回笼观察

网上购物、打车软件、第三方支付,在互联网技术催生的新生态下,人们的经济生活对现金的依赖似乎越来越小。但据央行发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159月末流通中货币(M0)余额6.10万亿元,同比增长3.7%2015年前三季度净投放现金763亿元,而这一数据在去年同期为274亿元。在深圳这一经济发展最为活跃的南方特区,现钞供应量也依旧保持着不降反增的态势,足见现钞在流通领域中的地位依然稳固。 

  20151112日,中国人民银行将发行2015版第五套人民币100元纸币。那么,人民币现钞从哪里来?如何进入到老百姓的手中?残损的人民币又如何回流?它们最终去往何处?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对人民币现钞调运、回笼销毁及再利用过程进行了跟踪观察。 

  押运路漫漫 
  从“发行基金”到“现钞”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规定,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是中国人民银行的职责之一。不过,在人民币进入流通领域之前,人民银行货币发行系统的工作人员称之为“发行基金”,经印钞厂印制和解缴后,存放于人民银行在全国设立的各级发行库中。 

  中国地域辽阔,社会对现金需求量巨大。目前,发行基金的远距离调拨主要采取火车运输,近距离调拨则主要采取汽车运输,对个别地区采取飞机运输。在我国偏远地区,发行基金调拨工作面临重重困难,货币发行系统的工作人员可谓是奋斗在一线的“金融战士”。 

  在内蒙古中北部占地超过20万平方公里的锡林郭勒盟,人行的发行库需要对全盟11个旗县及蒙古国进行现金供应。11月初,这里的气温已经到达零下,发行基金押运组的工作人员荷枪实弹,整装待发,此行他们将用汽车向北部与蒙古国接壤的二连浩特支库调拨一批发行基金。 

  “每年1月份是锡林郭勒盟现金需求量最大的时候,但现在各旗县支行就要开始把发行基金备足,因为冬天遇到大雪封路,临时调拨发行基金将无法及时满足现金需求。”人行锡林郭勒盟中心支行发行基金调拨负责人姜艳奇向本报记者表示。 

  从锡林郭勒市到二连浩特市行程350公里,一般需要行车67个小时,陪伴押运人员的除了茫茫草原别无他物。发行基金调拨押运工作在这鲜有人迹的大草原上显得单调和枯燥,而押运工作人员则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随时对突发情况作出反应,保证发行基金的绝对安全。人行二连浩特支行行长肖文辉告诉记者,当地押运工作最大的挑战来自恶劣的自然天气,最严重时沙尘天气下能见度不超过5米,押运队伍便不得不露宿草原,等待支行前来救援。 

  据了解,人行锡林郭勒盟中心支行发行库押运任务距离最长的是往420公里外的镶黄旗调拨发行基金,那里有时甚至收不到手机信号。凭借丰富的押运经验,人行锡林郭勒盟中心支行在过去10年实现了15万公里押运无事故的记录。 

  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计划调拨处处长商治宇介绍,发行基金进入人民银行发行库后,人民银行在对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现金存取业务时,把现金投放到银行业金融机构,老百姓、企业再通过到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取款业务来获得现金。如此一来,发行基金便进入流通领域成为现金,走进千家万户。 

  变“废”为宝 
  从“残损券”到“生物质发电”
 

  有发行就有销毁,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几轮之后,不能达到流通要求的残损人民币会通过商业银行回笼缴存至人民银行发行库,从而退出流通领域。商治宇介绍,人民银行会根据计划进行回笼券清分和残损券销毁,以新钞来代替残损券,这样就可以保持社会上流通中人民币的整洁度,维护人民币作为国家名片的形象。 

  在人行南京分行钞票处理中心,使用大型机械销毁设备可以将残损券打碎成直径8毫米以内的碎钞,再将碎钞以71的比例进行压块处理,以便于保存和运输。从2014年开始,这些碎钞开始被运往生物质电厂用于发电。 

  如今,这些人民币残损券“废料”找到了变废为宝的途径,在生命周期的最后一站也在发挥“余热”。江苏国信盐城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燃料专业工程师朱洪伟介绍,一车残钞废料重量约为30吨,可以发电3万千瓦时。尽管按该公司日均发电量60万千瓦时来说,残钞废料的发电量占比并不高,但如果按一个家庭一个月用电100千瓦时估算,可以为一个家庭提供300个月的用电量。 

  朱洪伟介绍,作为生物质发电燃料,残钞废料由于水分低、密度大等原因,发电效率较麦秸秆等燃料更高,且气体外检等各项指标均达标,不会造成大气污染。 (摘自《金融时报》)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银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湘ICP备13011125号-1